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 locatio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
left
新聞動態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傳媒掃描

【人民日報】8.5萬份“火種”!植物在這裏搭上“諾亞方舟”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2021-10-22  |  作者:  |  浏覽次數:  |  【打印】 【關閉

 

  如果一個生物滅絕風險極高,我們能否保存它的“火種”?想把漂亮的植物搬回家觀賞,怎麽做到不影響它在野外生長?

  10月11日,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在云南昆明开幕当天,蓝蓝天工作室记者探访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这些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现实难题,如今在这里都有了答案。

 

上圖:裝著種子的玻璃瓶整齊擺放在架子上。(喻思南/攝)

  已保存10601種種子,是亞洲最大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位于昆明北郊,四周密林环绕。在其中一座四层楼房内,科研人员守护着亚洲最大的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以下简称种质库)。

  种质库的一间实验室里,开放的架子上摆满了玻璃瓶,里面装着各类种子。有鼠标大小的腰豆种子,也有在显微镜下才能看清的兰花种子。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工程师李培告诉记者,这些种子都是种子采集员从天南海北辛苦采集来的,截至2020年底,种质库已保存了10601种85046份种子,种类数量占我国有花植物物种总数的36%。

  常溫下,普通種子一般只能保存一至兩年,爲延長種子的壽命,科研人員利用低溫、幹燥等方式,把它們長期保存起來。“種質庫的種子可活千年,是沈睡的‘睡美人’。”工作人員笑著說。

  實驗室內,工作人員正忙著做種子登記簽收、鑒定、錄入等工作。野外采集到的種子,不是馬上就能夠入庫,而要經過幹燥、清理、計數等70多道關的嚴格質量控制程序,才能進入冷庫“冬眠”。有的種子特別“嗜睡”,比如,棉花種子能做到“沈睡”上萬年後,還有一定的活性。必要時,科研人員又能重新喚醒這些“沈睡”的種子。

  自然界中,物種的新生和衰亡本有其規律,不過,近200多年來,人類活動加劇了物種的滅絕速度。爲搶救珍稀瀕危野生生物、維護生物多樣性,保留種質資源是一個重要的手段。李培說,經過十余年的運行發展,種質庫已具備強大的野生植物種質資源保藏與研發能力,我國有了自己的第一座植物“諾亞方舟”。

  如今,這個種質庫與英國“千年種子庫”、挪威“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等,成爲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領跑者。

 

上圖:培養皿中剛剛發芽的種子。(喻思南/攝)

  “種子在哪兒,我們的采集人員就去哪兒” 

  前不久,種質庫的專家在珠峰6200米左右成功采集到須彌扇葉芥、鼠麴雪兔子等植物的種子,刷新了我國植物種子采集的最高海拔紀錄。

  因爲極寒、缺氧等,珠峰高海拔裸露的流石灘被認爲是生命禁區。之前,種質庫保存的最高海拔種子采自西藏阿裏地區5559米的高山荒漠灌叢,這次在海拔6200米左右的種質資源采集工作,對保護生物多樣性、應對氣候變化和加強生物安全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采集種子時,爲保證遺傳多樣性,對同一種植物,研究人員還要在不同的生長地點采集,這就使得采集工作異常艱辛。李培說,采集人員每年有100多天都在野外奔波,從沙漠戈壁到熱帶雨林、從世界屋脊到三江平原,到處留下了他們的足迹。

  “種子在哪兒,我們的采集人員就去哪兒。”李培表示,發現、采集和保存這些種子,既是保護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的需要,也是人類未來發展的需要,是重要的基礎性工作。

  “在種質庫參與這件工作感到非常自豪,未來我們要更好地保存和利用好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努力爲保護地球家園做出更大貢獻。”李培說。

 

上圖:實驗室培育的蘭花幼苗。(喻思南/攝)

  培育“植物大熊貓”兜蘭,促進野外種群恢複 

  在一間蘭花培養室,張石寶研究員正在查看蘭花幼苗的生長情況。他從事蘭花研究已有20余年,對兜蘭更是“情有獨鍾”。

  野生兜蘭有“植物大熊貓”之稱,具有花朵大、花型奇特、花色豔麗、單朵花期長等特點,國內外愛好者衆多。作爲世界著名的觀賞蘭花,在自然界中,它與真菌、昆蟲等形成密切的協同進化關系,在生態系統中不可或缺。

  上世紀80年代初,珍稀的野生杏黃兜蘭被發現後,在國際園藝界引起轟動,可也由此屢遭人爲采挖,成爲瀕危植物。

  有沒有一種方法能把野生兜蘭培育成商品花卉,在滿足人們賞花需要的同時,又能保護野生資源?

  張石寶介紹,經過多年攻關,科研人員培育出了多個兜蘭品種,觀賞性勝過野生兜蘭一籌。如今,這些新品種“飛入尋常百姓家”,銷往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創造了可觀的經濟價值,更重要的是減輕了野生資源的采挖壓力,從源頭上保護了生物多樣性。

  在蘭花培養室內,記者看到培養皿內布滿了剛剛萌發不久的蘭花幼苗。科研人員在培養皿上打上標識,以區分不同的品種。張石寶說:“不同蘭花遺傳性狀有差別,我們將好的基因聚合起來,就可能通過雜交等手段創造出新的性狀或新品種。”

  馴化、培育野生兜蘭,科研人員攻克了不少難題。張石寶介紹,蘭花的種子像粉塵一樣微小,缺少提供營養的胚乳,在野外環境中的萌發率很低。如今,科研人員通過研究,找到了適合的培養基和培養條件,實現了兜蘭的規模化人工繁育。同時,還突破了兜蘭的花期調節技術,實現了讓兜蘭在春節等重要節日期間開花。

  “我們培育的兜蘭幼苗中,有幾千株已經回歸原生地,促進了野外種群恢複。”張石寶說,據測算,不少移植野外的兜蘭的存活率可以達到70%至80%,未來還要進一步加強研究,在滿足人們觀賞需求同時,讓更多蘭花回歸自然,實現資源保護和利用相輔相成。

  (人民日报 2021年10月12日)

  來源:https://www.hubpd.com/#/detail?contentId=1441151880759331932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25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5000394號】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蓝黑路132号  邮政编码:650201    點擊這裏聯系我們  手機版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